FC2ブログ

    2007

03.28

« 果然... »

花了至少6个小时的奋斗后.
金色のコルダ2 一周目柚木君追到手..CG全出,咱不知道咱玩的成不成功|||(完全是试玩性质)不过后来去经常去的攻略站后发现~~哦哦哦哦哦?(喂!)原来我比那里的管理员要完出的CG多捏~~她还有2个未知捏~~恩哼(得意中)因为柚木是我家的吗~
选择难度是普通,每次的演奏会的级别是S.各位可以参考...
于是抛开那华丽的系统和华丽的背景和华丽的我想哭的CG和X荣这次的大方来讲...
咱就剧情关系交代之后来讲...
柚木...其实你的性格很弁庆啊(啥)果然是一家子的...就是你更豪迈点..你这个有钱的家伙...又把我吃的死死了...><~
然后..加地啊||孩子啊...你叫我说你啥好啊.
(以上...游戏时间为刀口疼的半死只能坐起来的黎明之前的暗开始)

金色のコルダトラックバック(0)  コメント(1) 

    2007

03.28

« [病榻之上]---从某一刻起 »

3月27日。晴。
手机的提示显示:穆和学长思宁的生日。已经似乎彻底被遗忘的记忆。
3月27日。晴。入院后第9天,手术后第7天。允许出院。
就跟做梦一样。腰还是直不起来,腿在不停的走。刀口还是很疼.
但是…
可以不再问那种味道了-----那浓重的另人做呕的消毒水的味道

恢复的比同期手术的人都要快很多。叫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啊啊,果然年轻很美好啊。
可是,却还有别的原因。我的努力是别人的数倍-----至少,我是这么认为的。

有一时间,你会觉得,其实这个世上唯有你才识最值得信任的。不要妄想或者奢求,亦或者相信别人的诺言---无稽之谈。

绝望与希望,也只是在一线之间。

估摸着可能是某个神明大人觉得我自2岁的那次大变以来,居然还自鸣得意的过了15年养尊处优的舒坦日子有些不满亦或者警示
----------“喂,记住!不要忘记你与别人的不同。”
于是便稍微有了些变革的产生----你疼了十多年的胃终于有了个病因。可是病的却依旧是那么的值得讽刺。
看吧看吧,这个世界有多么的真实,连个选择的余地都不会让步。于是我又天不怕地不怕的构想着美好世界的蓝图-----你合辙还只是把这些当作了儿戏。

可是,的确,最认真或者开心的却还是我自己。可是,这又矛盾起来了,那又有什么可值得抱怨的呢?

于是似乎是在一时间,我完完全全的理解了艾欧利亚的心情。
13年前,他成为了叛徒的弟弟,13年后,曾经的叛徒其实是真正的英雄。
那么现在好了,阴云终于散去了…阳光也出来了。
可是,这就是……所谓的冰释前贤吗?
也许就是如此……可是,不真实。

只是,同样是13年,我这个比他好的太多的家伙,似乎更没什么权利去抱怨。
毕竟吗,只是胃疼而已啊,只是疼了13年找不出病因而已吗。
疼到频率的次数连父母都已经觉得厌倦,疼到了被说天生娇气,任性。
频率高到换来厌恶和不信任的眼神。使得连我最后都开始萌发出
“啊呀?原来,我是在装病啊。”

----你要记住,胃疼只是因为你自身的原因,你唯有忍耐,别无他法。

于是疼痛便成为了一种习惯或者以来,绝对不能说出来。因为你很麻烦。
于是我最终还是有了样擅长的事情----“哪,我告诉你哦,我忍耐疼痛,可是超强的。”

所以,你知道吗?当一种意识,误会,突然被解开后,也许你会兴奋一下,可是却还是改变不了这么多年来的积存……多么不显示,终究,也无法得到改变。

依旧如此。

所以我想我没有喊出来过,再疼也还是忍耐了下来,并且不是流泪。啊,等等,也许有,手术之前的确有。不过我终究也觉得那应该是属于生理上的表现——
那么,请你设想以下,有一根管子,从你的鼻孔进入,然后通过你的口腔,穿过咽喉,进入你的胃中。你的意识还无比的清醒。你下意识的要呕吐,但是却不能,因为那样会变的更麻烦。你开始觉得呼吸困难,并且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。意识无法叫你不去犯呕,一次,两次。
可是那个东西就是不会出来,因为你还是在很听话的去咽着那个另人作呕的东西。可是你却仍旧无法抑制你自身的抵抗……
最终,你发现你的眼里已充满了泪水,在每咽下一口唾液后,嗓子都会生疼的要命,舌头稍稍往后就会碰到些什么——好了,那根管子已经完全的进入到了你的胃里。

如同,被什么入侵了一般。
然后,当呼吸也开始变的困难的时候,好戏却才刚刚开始。

所以,也不会抱怨甚至是在意被推进手术室后,因为血管太细,而导致忽视用带着铁头的针生扎了3次也没扎进去的这个事实,也不会在意由于麻醉时间掐的实在太好,使得我在刀口还没有得到麻醉泵的体贴光顾前变的完全的清醒,并且喊出了的确另人觉得有些诡异的话——
“掐,往死里掐我的胳膊。”
当然,我的胳膊完全有抱怨的权利,十多年的忍耐,转移疼痛的的方法似乎只有两条——不然是使劲咬,不然是掐。并且屡试不爽。人体中最坚固的是什么?
牙齿还有指甲。
所以说明,我多年的执着与选择是正确的。
真理便是如此。

不过,麻醉清醒后4个小时之内都不能睡觉这个规定也太扯了吧?很痛苦还不叫我闭目养神一会,清醒了不就好了吗!这该死的鬼制度!

之后便是我那4日的禁食禁水的地狱生活,当然,后面东西也是不能吃的,不过至少有水了。

所以,请再稍微想象一下吧,每次清晨医生换药的时候,拿出医用剪子把刀口捅开,然后开始挤那刀口,把里面的脏物挤出。你的神智却又偏偏清醒的要死,疼痛却依旧坚持着不喊出来。18针的口子,一点一点。你全身的肌肉绷紧,死死的掐着自己胸前或者额头,忍耐,忍耐,一定要忍耐。

或者在遐想下在胃管的侵蚀下你的嗓子如同要喷火一样,可是却不能喝任何东西。在侵蚀下口中的痰越来越多,只能用纸擦,一个晚上用去了2卷卫生纸,你彻夜未眠,嘴已经被磨的肿裂却也只是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。你想要咳嗽出来,但是那样只会叫你的伤口疼痛到死或者犯呕的不知所措.你开始变的不再在乎些什么.
啊啊,哪怕只要能有两个小时的沉睡,俨然也成为了一种幸福。

所以,也曾在深夜的时候曾经放弃过,如同被抛弃了一般,你没有任何的依靠,这个世上只有你自己.

可是还是挺过来了,可是还是努力过来了,
不停的努力的坐着腿部的运动,其实是为了能康复快些,第2天清晨就勉强的努力坐起来并不是因为年轻,而是因为我想好起来。
你说有谁不怕疼?那真的会很疼。但是我想好起来,我想喝水,我不想一身插上4,5根管子日日平躺度日。我的理由很歹,但是我还是想回家躺在我的床上,去玩PS2的游戏。所以我那么的努力。第3天便已经可以在别人的搀扶下下地,第4天的清晨已经摘去了2根管子。

有可能会不疼吗?想哭啊!真的是想哭啊!可是还是要忍耐。
这个世上有谁会去听你真正的抱怨呢?!
可是我却依旧不甘心,为什么我会是这样的命运?
既然是如此,那么,我便要更加努力的去康复。

即便现在的我平躺时会疼痛的一身汗,我也要坚持的去做那些.
即便现在的我身上依旧插着些不属于我的东西,我也要去遗忘那些的存在.即使在夜晚很难过,即使觉得很不公..

可是,那样就有用了吗?
真的有用吗?

市子和小光还是来看我了啊.带着鲜花来看我了啊.即使没有办法说什么话,即使嗓子疼的厉害,但是好高兴啊,我会努力的,因为有人来探望我了.即使说不出口也在心中深深的感激着.
两年没有见到的Mori还是来了,大晚上的考生,还是排除万难来看我了.所以,你也要努力啊~听到没有!
你不是最会忍耐吗?!
所以要加油啊!真的要加油啊!

从某一刻开始……我想,我用我的生命和鲜血去感受去面对。

笔下的痕迹トラックバック(0)  コメント(2) 

    2007

03.28

« 「桌面10問」 »

被Kise点名...我明明刚出院..

桌面:

010155_20906631.jpg


2.OS为
XP的

3.这台是你的个人计算机?还是公司或家人共享的计算机?
家人共享...这点我心里不平衡很久了...(明明那2只都有本)

4.这张桌布是什么?从哪里取得的?
里昂少爷.
某同人站...

5.更换桌布的频率高吗?
我很懒...除非看的十分之腻味了

6.桌面上有几多个ICON?
21個.=口=||||| (kise的答案)
据说我比她多|||那么请大家自己数


7.一堆档案和快捷方式放得乱七八糟的桌面,你看得下去吗?
看的下去..因为我懒

8.有没有什么坚持点?
||||什么都没有

9.有为了填这份接力,还特地整理一下吗?
完全没有捏~~~~~~~

10.最后请再传给6个「我想看看他的桌面」的人。
那么~~请看到本帖子的各位都去做吧~~FUFUFUFU~~~

高兴的日子,伤心的日子トラックバック(0)  コメント(8) 

 |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