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    2007

06.06

« [HB TO 暗夜] 月霁 »

送给暗夜亲的..写的极度之没品的文||||
亲我对不住你...于是其他的各位就表看了...OTL

那个什么,我尽力了..但是最近的文笔真的是连小学一年级生都不如..写的烂的我真的是没感想了已经...
OTL亲爱的你表追杀我..千万不要仔细的去看><
也不要问我到底写了写啥...那么就这样...
总之..这完全是跟我之前构思的完全不同的东西啊|||

月霁

讨厌的事情有很多。比如考试,比如生物,比如说…生物考试。
其实当只有一个的情况下也许还只是单纯的讨厌,只是,如果当两个凑到一起的时候,则会便成永无休止重复不断的……

歹势。

想到这里的时候,楚苍觉得自己的嘴角向上扯动了一下。原来,自己忽悠废话的水平依旧很高。
其实并不是讨厌,只是不喜欢,理由很单纯。因为自己不会。如果不会的话还去参加考试的话,那么结果是可想而知的——不过,如果运气好的话,也许会有点例外。
当把最后一个选项涂在答题卡上之后,楚苍开始认真的思考了起来——
为什么战无2里的信长有190CM她看不出来这等高深问题。
再或者,
PS3什么时候才能降到自己的底线。
为什么看简谱比看线谱还困难。
比才的卡门?
怎么才能把小提琴首席换掉。
今天晚上吃什么?拉面么?还是排骨?
小神又瘦了,苍天啊…这是为什么。
以及————
为什么文科生要来考生物。
林安晔那个歹人,居然好死不死的去选学医……
早知道叫她来帮我考了…………
亏了………………
只是,
其实,并不是平白无故的过来考试的。

当楚苍跟林安晔系统的抱怨了一番之后,只抛给了一句完全没有感情的话
“谁叫你们乐团排练的。”
尽此而已。

于是事情就是这样,在互相对视了3秒钟后又再次哄笑了出来。直到眼泪都流了出来。

就如同曾经那首记忆中的歌谣。我们手拉着手在在地平线的一角,四周隐隐的泛着白光
那么,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。我们是否也会在之后消失到远方呢?

楚苍看着眼前的乐谱,手指动的有些机械。弓子拉到弦上的时候,发出了有些奇怪的声音。于是,就如同罪证被瞬间揭穿了一般,怒吼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礼堂。
“大提琴声部!是谁慢了一拍。”
楚苍突然觉得有些好笑,似乎面部的肌肉也在跟着抽动。于是很自觉的站了起来,很自觉的把琴拿了起来,很自觉的走到了礼堂的一角,很自觉的拿起谱子开始拉着并不正确的声音。
然后,那明显是别人的嗤笑声,就如同是平静的湖面上多了丝波纹,不知在何时变的轰轰烈烈
"至于么."
“其实是慢了2拍,而且错了音”楚苍在跟林安晔说话的时候,教室外的花圃中开满了粉红色的小花。
“那个指挥真是个笨蛋,明明那么明显。”
“啊,其实我那首曲子拉的很好哦!我是故意的,嘿嘿。”
“哎,那花叫什么啊,真漂亮呢!”
就如同是在掩饰什么一般,拼命的在大声说着话。喂喂……
“不要哭哦。”嘴角慢慢扬起的却也只是苦笑。
“眼睛会肿的。”
当大滴大滴的液体掉落在地面上,蚂蚁也只认为那是自然所在的一滩积水。只是,却也在下一秒钟消失怠尽,随后,液体越积越多,就如同是……
暴雨突降。

“林安晔你这个白痴!谁哭了!!!"

圣桑,《天鹅》,动物狂欢节。


结果那天还是在下雨,而且下的很大。楚苍离开乐房的时候,诺大的学校竟然叫自己觉得似乎有点凄凉。结果最后还是被留下来了,第3大段的那个颤音,就是跟别人拉的不一样。只是,楚苍不能理解,明明是拉的跟别人不一样,却要被罚写检查。
“要是抄乐谱的话我也认了。”
当撑开伞的时候,可以清楚的听到雨水掉落下的声响。
真好。
漆的伞是别人送英国回来的时候送的礼物,虽然有点怪,但是自己却喜欢的不得了。
走道拐角的时候,清楚的看到了站在图书馆前撑着同样款式的伞的人。
“练完了?”
“在等我?”
“走吧,一起回去吧。既然碰到了。”
林安晔的手指很漂亮,是那种非常漂亮的漂亮。细细长长的手指,如果去弹钢琴的话,一定很好。不过,手风琴也不错。
一定会很漂亮吧,可能都会发出光。就如同她的名字那样,
林安晔,林安晔,林间中安逸的光。

只是,安晔,安晔,暗夜,归家。

楚苍想,也许,一切都已经成为了注定。
那天,那个午后却暧昧的如同黄昏的自习,楚苍在踏入那栋楼的时候,就觉得,她在寻觅一种曾经的记忆。那是只有黄色的照片中才会有的记忆,悲伤却有些低沉的声音。她没有听过的曲子,她不熟悉的乐器。
那天,当她见到林安晔的时候,没有话语,久久都没有话语。
只有聆听。
林安晔背对着她,就像是背对着一切的过眼沧桑。暧昧的有些橘黄色的光,将一切都刷上了戏弄的色彩,之后则是轰鸣的声响,充斥着耳膜,充斥着一切的一切……
希望,诞生。
以及,毁灭。
“你有事情么?”
“我来,拿我的琴……”
“手风琴……?”
“大提琴.”

萧邦,《雨滴》,降D大调第15号前奏曲


“我,至少比萧邦要快乐点。”


“你听着,这对于你来讲,就是终结。”
如同四面八方都是人一样,缺少氧气。大口大口喘着气,却似乎更困难。
那是一部很无聊很无聊很无聊的电影,无聊到了只剩下楚苍和林安晔两个人在看。理论上90分钟的电影,演了60分钟却还没有扯到正题。
比起演员来讲,导演和编剧更加白痴。楚苍突然想到,于是脱口而出
“拿破仑乃这个自私自利的小个子,去死去死去死!”
“拿破仑已经死了……而且,其实斯大林更矮。”
“还是拿破仑更矮些吧?”
“……不知道。”
“哪,这个电影好无聊。”
走出影院的时候,雨还在下,不由得为南方有少许的担心,我们这边梅雨,你们就该洪涝了。
其实楚苍很美,她喜雨,喜欢的不得了。
“这么下着的话,音色会变吧。”林安晔将头偏向了楚苍
“恩~~~衣服会潮呢。”
“是吗。”
林安晔很自然的将那很好看的手放在了那并不纯色的头发上。
“还是,按你想做的去做吧。”


最后,雨还是停了。在深暗的夜晚,雨水停止了落下。
云散的时候,洒下来的月光是透明的白。

楚苍想,真是漂亮。

只是,最后她也没有说出口,说出自己,最真实的想法.

明天的话,应该是个好天气吧.
应该,也适合转学吧.

雨后,月霁

笔下的痕迹トラックバック(0)  コメント(6) 

Next |  Back

comments

SEA宝贝,这个真的是暗夜亲要的GL么?偶是小熊猫, 确实么看明白^(望天ing~~)

不过,偶也要生日礼物,指~~既然不给人家写九弁的,那偶就要金龟X他叔的好了~!~活活~~

sakuradrop:2007/06/06(水) 23:28:09 | URL | [編集]

叉腰.我说了是啥就是啥~~因为是我写的~~灭卡卡卡卡.
于是,金龟是谁,他叔是谁.远目~~咱不知道啊=V =
风好大啊~~~

sea:2007/06/07(木) 00:57:28 | URL | [編集]

sea的文字還是很有片斷感,但是某人已經被這種感覺迷住了=v=
歐洲風的樣子(啥)

還有拿破侖和斯大林客串囧rz..

(打滾)咱也要生日禮物,咱要指望不了木下的勘ちゃんX碓井><

JJ:2007/06/07(木) 18:15:41 | URL | [編集]

亲,的我太激动了太激动了~~~
泪奔过……

等我平静下来再来留言

爱死你了>_<

暗夜:2007/06/07(木) 21:10:27 | URL | [編集]

啊咧咧?~暗夜亲最近过生日吗?我都不知道耶~(殴)

一直觉得seaちゃん的文章很有诗的感觉,从排版上就已经觉得很有文采了(啥?)

ako:2007/06/09(土) 13:36:15 | URL | [編集]

JJ>>>挖卡卡卡卡~谢谢亲好高的评价.泪流满面.感动感动.但是..这篇文章咱写的真的是..恩恩...谁能告诉我写的是啥(被抽)
勘ちゃんX碓井不是咱的CP呢~~~要写春勘的话我可以考虑下=V =

暗夜>>>我写出来了写出来了写出来了~
伸手.我的迪布呢= =
真的喜欢的话就太好了


Ako chan>>>谢谢亲亲的~高度评价><~
抱住CHU一个~~~

sea:2007/06/22(金) 23:34:13 | URL | [編集]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 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

trackback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