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

--.--

« スポンサーサイト »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スポンサー広告:  トラックバック(-)  コメント(-) 

    2007

10.09

« [短时间-宫田幸季]薄思半壁花 »

无端转载禁止




薄思半壁花

楼下的大波斯菊开了,鲜艳的叫人有些惊慌;楼下的牵牛花依旧顽强,是青丽的绛紫和青色;朝露的晨间匆匆走过,大团的色彩掠过眼间,会想到成团的紫阳花簇,或者说是绣球花?
还没来得急将兔爷翻出,秋雨已经下的淅沥哗啦。
胆肥的在老班的课上神游,望着窗外蓝的过分的天空开始茫然。只是,这次破例没有联想到亚历山大或者拿破仑。好吧,下次我争取想一下列宁老大,叫我直接跳到新民主里不再叫我纠结。
然后,那个孩子出现的好自然,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冲你微笑,微风吹起了那金色的卷发。
呼啦啦,在你耳边轻声说到
“呐,我们一起加油,好么?”
并不是什么特意的伪装,微微提高的声线并没有什么不妥;不是粘腻,没有多么的轰轰烈烈,只是淡淡的清雅,就如同雏菊。小小的雏菊绽放在雨后的废墟旁,晨露在一瞬间“唰”地从花瓣上落下。霎时,金光万丈,直入云霄,没有任何阻挡。
嘴角向上扬起的没有痕迹,我突然想起多年前的某一天我同样的微笑。我曾经将那个人换作“宝宝”,理由却简单的叫人失笑。现在的这一天我直接说着“那孩子”如何如何,“宫田君”怎样。原因值得思考。
啧,我又在自语了。摇头,摇头,果然老了。

于是在学会沉默的同时开始享受着寂寞,在忍受疼痛的时候开始忘记承诺。习惯了定期收到Ako的短信告诉我那孩子在做些什么。
只是终是这样……
我对那孩子的了解,终也只是这样。

将声线抬正,将语调扶平,没有停顿的简单的语句。可是在最后却还是有了暖意。虽然讨厌人群,却更厌恶独处,虽然曾被父亲诛杀,却依旧有着存在的意义。那个孩子替哪吒诉说着诞生的证明,声音干净的宛如碧空千里。
只是希望,有一份感情可以在岁月中沉淀干净,然后在雨后初晴,飘出芬芳,奏出旋律。

那些声音的主人叫做宫田幸季,每次在电脑中打出他的名字的时候都会自然的拼出“幸福季节”。更早一些的时候是叫做“宫田始典”,好吧,我举报!这孩子的确是有改过名。
啊呀?你还记得啊。那部在多年以前骗足人眼泪的狗血剧情的《魔法提琴手哈梅尔》。
啊啊啊啊!!!万恶的歹势的可恶的编剧,你把我的哈梅尔还回来。(一个瓶子扔来)对不起,说远了。
不过,记得吧,那个孩子的声音。
还记得那个看似冷傲的王子殿下琉斗么?那个被抓走16年当作傀儡的王子殿下。那是压低了声线,威严又高傲的声音,从小礼仪优良的母亲的护卫,被夺走了心智的王子殿下。只是手中贝斯的活动体,那没有高低起伏的声音,却还是在那15年后的战役中听出了清色。如同15年以前的那个雨夜。那孩子用着不同与其他的高贵又完美的语句,清楚的讲出了王子的责任。
冰若融化。

那么,再早一点呢?或者说再过来一点呢?
想到的却是Neo3的见面会。这是一件纠结的事情。明明是已经连具体的过程都记不清楚了的事情,可是却还是记住了当说喜欢“宫田幸季”时,对方那却显鄙视的目光。然后指着电视的屏幕讲“这个模仿结城(结城比吕さん,现在已经改名成‘优希比吕’)的人?”只是僵笑,嘴角似乎开始抖动可是却还是将笑容挂在了脸上。以至于若干年之后,当这个人开始用花痴的语气谈论起那孩子时,我也只是漠然以对,草草敷衍两句后便匆忙下线。
结果,因为这巨大的纠结,使的我终在两年前写了篇打着是“致宫田同学”的散文其实却是篇以“结城さん的マルセル和宫田君的诗文两者的不同”为中心论点的伪议论文。这着实叫人有些线。
只是,那真的只是一种最基本的尊重,难道不是?既然要对别人进行评论,那么首先请对对方进行基本的了解。既然口口声声说喜欢对方,那么为何叫不对对方的名字,辨不清声音?
就跟弁庆和牟庆。
切,我也真够矫情。
那么,对于这样的人,又何必去谈“尊重”?我脸皮厚到可以不必和一些人那样在意自己的形象。对于小白背后的咒骂,我全然可以当是狗叫(失礼),只是该讲的还是要讲
“喂,请你把那句话收回,好么?”

被水所冲刷的透亮宝石,其实是玻璃少年的泪水,我在梦中听到你在耳边低语,却如秋日红叶飘落的晨黎,汇于天际。
所以,还是得提,武藏坊弁庆。然后感慨,Koei,你选声优的本事果然一流的;另人发指。
那是如何的一个人呢?会温柔的微笑,其实却拒人千里?会为了某些事物而不择手段?却从不为己。会偶尔毒言几句,戳戳谁的软肋?也会像孩子那样不知所措,露出腼腆的微笑,叫人不禁扬起了嘴角,笑出声音?
或是这样,或是其他,都说千人会有千种意。
那个时候,宫田君用了很好很好听的声音,如同薄薄的砂糖,将你裹起,满是单纯与甜蜜。你听他诉说世间种种情,在你耳边轻叹……那略低又明亮恶毒嗓音将你迷了心,可是却还是在那只言片语里听出了悲意。
只是,即使在茂密恶毒林间走过,阳光却还是会穿过缝隙,你初以为那是嬗变的又妖媚的紫阳花簇,却还是在阴雨的某个夏天,伫在花前,明白了含义。
春日望美和武藏坊弁庆,武藏坊弁庆和源九郎义经。你说谁又明白谁的心?
三千弱水,千生万生,却终也只剩下两个人,一句话。
我听那孩子依旧在用着他那好听的声音,替谁讲述着什么话。
却早已,锦绣生花。

我会一直保护着你,将这飘散的樱花作为证明

在购买NDS的时候顺便抓了张任天狗回家,在无限感慨了RP好拿的是腊肠主题后,义不容辞(?)的选了柴犬。并且已经程式化了的取着相同的名字。乐此不疲。

歌中唱到,365天我天天都在想你,只是就到这里吧,我们定会相遇。并不悲伤。
以至于在某个黄昏,在作饭的空隙间,停了心思。然后低头看着时间想着另一个时区以外的那个孩子在做什么。是又在可以捞出虫子的怪味拉面店里吃着酱油拉面?还是又在鼓捣着什么,终于使其报废终了……
只是最后,千言万语还是成了一句话……微风和煦

“Kouki!!!你3秒钟内再吃不完我就把电源关了!!!!”
………………

终于,在某个秋日的清晨还是看到了,小小的雏菊绽放出绚烂的花朵,冲你微笑。如同多少年前的某一日,似曾相识……

流年似水花如锦,只是薄思半壁花……

笔下的痕迹トラックバック(0)  コメント(2) 

Next |  Back

comments

第一段的文字真美~

Rin:2007/10/15(月) 10:31:53 | URL | [編集]

推倒RIN CHAN 我回来了

名無しさん:2007/11/02(金) 20:46:20 | URL | [編集]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 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

trackback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